一线城市首支车队广州开始试运营自动驾驶出租车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不断发展,有越来越多的汽车加入了自动驾驶系统,而这项技术目前也已加入到出租车行列里了。据国内媒体报道, 近日广州黄埔一支自动驾驶出租车队正式投入试运营。

“怡和奖学金“与“叔蘋奖学金”,有着四代人的渊源关系。源于顾乾麟先生的祖父,19世纪末在上海与英商怡和公司合作创办公司。1982年怡和集团为庆祝“成立150周年”设立了怡和基金会,该基金会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合作,向通过基金会面试并被两校录取的本科生提供3-4年的全额奖学金,即“怡和奖学金”。

惠灵顿(中国)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与“叔蘋精神”的深厚联结

目前,已架设完运送应急挖掘设备的钢索,挖掘机上山救援便道正在抢修中,并随时组织专家进行风险分析以便方案调整优化。

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当属风华正茂的“叔蘋人”之一。

而最让她感动之处在于顾氏家族代代相传的高洁家风:不奢侈、不张扬、积极进取、回报社会等品质,皆成为她的人格榜样。乔英女士认为,这种榜样力量,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她今天惠灵顿(中国)的事业。她发下心愿,希望有朝一日在自己的学校,设立叔蘋奖学金。

“叔蘋奖学金”管理委员会顾家麒先生致辞

90年代初,当时乔英女士还是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的一名高中生,品学兼优的她通过选拔成为第34期叔蘋奖学金获得者,成为叔蘋大家庭的一份子。1994年, 因为是叔蘋得奖同学,乔英女士便被推荐参加“怡和奖学金”在大陆的第一次选拔。

“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叔蘋奖学金,传承80年,惠及近万人

在“叔蘋奖学金”80周年庆典上,五湖四海的“叔蘋人”汇聚在顾氏家族的故乡浙江湖州。八十年风雨征程春华秋实,三代人善念传承薪火相继,在场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我们看到了解放前得奖学生,大多已年过九旬,白发苍苍;解放后得奖学生则风华正茂,蓄志奋进。

“如今我能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其实是很多人共同付出的成果。我有能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为别人创造价值,是‘还诸社会’的机会。给予的同时让我觉得再次获得,‘给’和‘予’有机的互生让我身心舒畅和富有满足感,而当这种良好感觉与为别人创造价值相联系时,我们就有无限的内驱力去不断努力,并为社会创造价值。”

“得诸社会,还诸社会” 叔蘋精神的延续

就在今天,乔英女士及惠灵顿(中国)董事会成员在天津惠灵顿学校为“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叔蘋奖学金”项目揭牌,该项目在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正式启动。

1939年,浙江湖州南浔人顾乾麟,以一已之力在上海创立了叔蘋奖学金。之所以命名为“叔蘋”,源于他的父亲——顾叔蘋先生。顾乾麟先生17岁时因父逝世而辍学,早早踏入社会经商创业。事业走上正轨后,顾乾麟秉承慈父叔蘋公“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遗训,创立了叔蘋奖学金。

过去的27年,在叔蘋大家庭里,乔英女士得以结识众多优秀同龄“叔蘋人”,与他们一起相互学习交流,激励彼此共同进步。牛津大学的留学生涯,也为乔英女士打开了世界舞台。牛津毕业回国工作到创立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现旗下拥有9所惠灵顿外籍人员子女及民办惠立学校和幼儿园,成为中国国际教育领域最受人关注的办学集团之一,乔英始终感恩自己能够成为“叔蘋人“。

为发扬“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叔蘋精神,在叔蘋奖学金80周年之际,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联合叔蘋奖学金、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特别设立“惠灵顿叔蘋奖学金”,全额资助品学兼优的中国学子接受惠灵顿教育。

顾乾麟先生及夫人与怡和公司合作六十年合影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奖学金,从1939年以一己之力创立,持续了80年,跨越了三代人,惠及近万名清寒学子,至今每年仍在全国范围内发放,堪称是近代中国存续时间最久惠及人数最多的奖学金工程,它就是“叔蘋奖学金”。惠灵顿(中国)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就是其中一位获奖的“叔蘋”学子。

作为惠灵顿(中国)最高级别奖学金项目,与以往设置的艺术、体育、学术专项奖学金或助学金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是专为中国工薪阶层家庭的品学兼优学生特别设立,且是全额奖学金。而且,考虑到学生家庭实际情况,该奖学金不但包括了全额学费,学校还支付上学期间的餐费、校服费及寄宿费等,因此奖学金比例高达110%。

惠灵顿(中国)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

据报道,这种出租车可实现无人驾驶、实时检测路况等功能,车上配有安全员,全程双手虚握方向盘,以便必要时快速接管车辆,副驾座下装有刹车。该出租车运营时间为8点至24点,用户可通过手机软件叫车。

“叔蘋奖学金”80周年之际,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叔蘋奖学金成立了!

根据浙江省市专家对现场的勘测情况,现场指挥部优化了排险搜救方案,将结合边坡雷达监测预警设备监测的山体情况,在确保施救人员安全的基础上,自上而下清除上层浮石,并采用两翼向中间推进的开挖方式加快搜救进度。

随后,广东省林业局组织广东省生物资源应用研究所、珠海市观鸟协会的鸟类专家以及具有丰富野生动物拍摄经验的团队,前住新会区三江镇沙仔场社区开展现场调查。在一片莲藕塘里,发现了9只美丽优雅的白鹤正在觅食,包括8只成鸟1只幼鸟。

天津惠灵顿学校校长Julian Jeffrey谈到:“责任感是天津惠灵顿学校重要的价值观之一。在这里,我们倡导每一个惠灵顿人成为值得信赖的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公民。恪尽职守,履行职责,服务他人。可以这样说,‘叔蘋奖学金’为惠灵顿教育和本地家庭搭建了一座桥梁,令惠灵顿的优质教育惠及更多的中国家庭和优秀学子。”

在创立初期战火纷飞的年代,叔蘋奖学金扶持了千余名优秀的清寒学子,让他们不因贫困而辍学。顾乾麟先生去世后,其次子顾家麒先生接任叔蘋奖学金管理委员会主席。虽身在香港,但顾家麒先生不遗余力践行着“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叔蘋精神,坚持助困扶志、奖学育英的理念,在顾氏先人基础上不断扩大捐助规模,吸纳各种专项奖学金项目,将“叔蘋奖学金”由顾氏家族善举,变成为全体叔蘋学子乃至社会各界友好人士共同的事业。

至2019年,叔蘋奖学金已历时八十年,设奖范围包括北京、上海、湖州、阜阳多地的几十所学校,累计近万人得奖,其存续时间之久、影响人数之多,堪称是近代中国存续时间最久惠及人数最多的奖学金工程。

据相关运营人员介绍,这款自动驾驶出租车上的软硬件设备可以进行360度无死角地探测,整个车辆的驾驶行为均由系统控制。目前已有数十台自动驾驶出租车被部署在黄浦区和开发区,覆盖14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进行试运营。

若获奖学生入学后,学业品格一直符合条件,可持续申请惠灵顿叔蘋奖学金,直至高中毕业,即意味着能够获得上百万的奖学金。

12月1日在浙江湖州举办的叔蘋奖学金创立80周年庆祝大会上,乔英女士作为叔蘋奖学金得奖同学代表上台致辞,感恩叔蘋奖学金对她人生和人格的正向影响,同时宣布,为发扬“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叔蘋精神,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联合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叔蘋奖学金设立“惠立学校叔蘋奖学金”以及“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叔蘋奖学金”。

珠海市观鸟协会会长郭竣工介绍,今年12月8日,江门市新会区的会员发现有一群以前没有见过的候鸟。12月11日,经郭竣工现场辨认,初步确定是白鹤。

犹记得叔蘋奖学金创始人顾乾麟先生常表示,他平生最大的快慰,就是看到他资助的学生,一批批从学校毕业,成为有用的人才,为社会做出贡献。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期望通过这个极具吸引力的全额奖学金项目,培养一批具有高度中华民族文化自信和国际视野的学子,不断发扬“得诸社会,还诸社会”的崇高精神。

当年恰逢乔英高三,因优异表现,与大陆其他20名候选人到香港参加怡和基金会的面试。乔英最后位列第二,没有拿到怡和奖学金,但在叔蘋奖学金现任主席顾家麒先生及怡和奖学金朋友的多方努力下,为她争取到另一个基金会的赞助,得以资助她在牛津大学的求学费用。乔英女士也成为牛津大学奥里尔学院(Oriel College)解放后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本科留学生。这是乔英女士与叔蘋奖学金最深厚最强烈的联结。

由于顾氏家族与怡和集团长期的精诚合作,并鉴于叔蘋同学的优异表现,顾乾麟先生向怡和基金会提议,每年在叔蘋得奖同学的高中毕业生中,挑选一名同学给予一个怡和奖学金名额。

广东省生物资源应用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敏称,目前全球的白鹤仅存4000多只,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评估为极危物种,在中国列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夏天在北极圈西伯利亚苔原进行繁殖,然后沿西、中、东三条线路进行迁徙。目前,白鹤的迁徙主要集中在东线,中、西两条线路都很少观测到。白鹤的主要越冬地是中国的鄱阳湖,这9只白鹤往南多飞800多公里到达广东江门市新会区,极为罕见。

据了解,江门新会三江镇沙仔场社区的连片稻田沿用了传统的耕作方式,收割后的水稻田和莲藕塘非常适合候鸟停歇觅食。另外,当地民众具有很强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常年自觉开展巡护工作,使这片绿洲成为了候鸟的乐园。每到冬季,40余种野生鸟类都会来到这里。(完)

今天,我们来听听这背后的故事,惠灵顿(中国)为何要发起“惠灵顿叔蘋奖学金”?

       天津惠灵顿学校叔蘋奖学金揭牌仪式   天津惠灵顿学校校长Julian Jeffrey先生、惠灵顿(中国)创始人、理事长乔英女士

该奖学金面向9年级及以上品学兼优的中国工薪阶层家庭的学生,使他们有机会接受惠灵顿(中国)旗下天津惠灵顿国际课程中心最优秀的国际教育,成为具有国际视野并为中华民族做出贡献的新一代栋梁之材,真正实现叔蘋精神。

在揭牌仪式上,乔英女士在谈及叔蘋精神的理解时分享道:“我们每个人的成长不只是个人努力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我们生活在怎样的时代、怎样的社会。我们生活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所得的大部分其实来自于社会。

17日10时43分许,浙江省松阳县新兴镇安露源机制砂有限公司矿山突发山体塌方,初步排查现场施工人员17人,3人失联,其他均安全撤离,该公司厂房(约2000余平方米)被埋。(完)

1939年顾乾麟先生在怡和打包厂一人身兼数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