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孙陶然谈柳传志我是柳总管理理念的信徒

新浪科技讯12月19日下午消息,柳传志18日宣布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对此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发文称,“我既非常尊重又非常认可并且愿意引以为榜样效法的人确实非常非常少,柳总是其中第一位,也几乎是唯一的一位”,称自己是柳总管理理念的信徒。

文中,孙陶然回顾了与柳传志近30年的渊源,称“可以讲,没有联想的投资就没有今天的拉卡拉,没有柳总的赏识和支持也就没有今天的孙陶然。”

柳总于我,良师诤友!衷心祝愿柳总能乐享天伦,祝柳总身体健康,这是所有联想人的福气。

浙江诸暨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 赵桢:主要是通过一些电商平台销售,价格远远低于正品的价格,最低层级的销售商的销售价格只有4块多。

我与柳总,年龄正好相差二十岁,柳总与我,却能推心置腹,知无不言,堪为忘年交。一直记得担任微机事业部负责人没多久,我和年纪更大、资历更老的老副总们发生意见冲突,柳总在繁忙的差旅途中给我写了很长的信,言传身教,循循善诱,祭出“小鸡、火鸡和鸵鸟”的理论,教我如何学会妥协,如何建立湿润的环境。同样记得每次遭遇挫折,柳总总能用走心接地气的鼓励让我更加坚定:“困难无其数,从来不动摇”,“无论公司还是个人,在战胜困难以后,都会变得比以往更为强大”。

柳总对我的影响远不止于投资这一件事上,我可以说是联想企业文化坚定的信奉者和践行者,我在拉卡拉提出的五行文化,五大核心价值观:求实、进取、创新、协同、分享,其中求实、进取,直接取自联想的核心价值观,五行文化中的经营方法论,更是直接就是柳总提出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五行文化中的管事四步法中的“先问目的”、“及时复盘”,更是与联想文化中的“目的性极强”以及“复盘文化”一脉相承。

警方调查中发现,这批婴儿润肤油的生产源头位于广州的一个地下作坊,生产一瓶婴儿油的成本不足一块钱,整个生产过程都极其隐蔽,反侦察意识也很强。

而柳总自己,总在身体力行,有雄心、爱折腾早已声名在外。40岁开始创业,35年来,从不满足于在功劳簿上躺赢,2001年把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分拆之后,又开始带领控股走投资领域内多元化发展的道路,先后进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天使投资领域,利用自己办企业的经验和对管理规律的深刻认识帮助中国的创业企业成长,2015年在古稀之年带领控股成功上市,这份执着前行的精神,让我常怀感佩。

今天联想控股官宣柳总功成身退,这是中国企业界的一件大事,在我的人生中也是一件大事。于国而言,柳总从中国科学院下海创业四十年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历史,也是一部中国民营企业兴起和成长的历史。于我而言,我与柳总的渊源从一九九一年起至今已近三十年。

采访柳总之后,又在各种场合遇到过几次,慢慢熟悉起来,甚至1999年我宣布离开自己参与创办的商务通时,联想还邀请我加盟,可惜因为种种原因又失之交臂。

我和柳总的缘分其实蛮深,我最早接触联想是八十年代末期,当时我正在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读书,每次走过中关村,白石桥路上巨大的联想公司招牌让我印象深刻,当然断断续续也听人说起过联想的很多故事。

柳总于我,亦师亦友。

柳总所传的道,是“为国争光”的道,是“永远要立更高目标”的道。

柳总所解的惑,大到管理三要素这样的方法论,小到为个人生活中的难题提醒点拨,今天,柳总培养出来的一代代企业领导人,在不同的领域各领风骚,“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1994年,当我打算出国深造的时候,柳总用扛起中国品牌大旗的雄心壮志激励我,让我最终下定决心留下来,担任了微机事业部的负责人。虽然在此之前我做国外品牌的代理业绩也不错,但真正开始怀揣产业报国的使命,还是在做联想自有品牌的事业之后,那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

今年是我加入联想整30年,30年来,道不明多少次旗开得胜,也数不清多少个沟沟坎坎,让我始终充满斗志的,是我们一直是在向上攀登,而让我最感幸运的,是与柳总一路同行。虽然我不是柳总那样的公司创始人,但柳总教会了我把自己和公司整个连接在一起,联想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杨元庆还表示:“我与柳总,年龄正好相差二十岁,柳总与我,却能推心置腹,知无不言,堪为忘年交。一直记得担任微机事业部负责人没多久,我和年纪更大、资历更老的老副总们发生意见冲突,柳总在繁忙的差旅途中给我写了很长的信,言传身教,循循善诱,祭出‘小鸡、火鸡和鸵鸟’的理论,教我如何学会妥协,如何建立湿润的环境。同样记得每次遭遇挫折,柳总总能用走心接地气的鼓励让我更加坚定:‘困难无其数,从来不动摇’,‘无论公司还是个人,在战胜困难以后,都会变得比以往更为强大’。”

“柳总对我的影响远不止于投资这一件事上,我可以说是联想企业文化坚定的信奉者和践行者,”孙陶然表示,在拉卡拉提出的五行文化,五大核心价值观:求实、进取、创新、协同、分享,其中求实、进取,直接取自联想的核心价值观,五行文化中的经营方法论,更是直接就是柳总提出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五行文化中的管事四步法中的“先问目的”、“及时复盘”,更是与联想文化中的“目的性极强”以及“复盘文化”一脉相承。

与柳总更深入的接触是2004年年底,因为创办拉卡拉,和联想投资(君联资本)洽谈融资,朱立南总安排我和柳总再次见面,柳总说投资就是投人,看好我,并在联想投资的投委会上投下了自己决定性的一票。

浙江诸暨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 赵桢:生产点是找了一个城郊的租房,基本上都是在后半夜进行生产。

1993年,我参与创办了一家广告公司,几乎第一个客户就是联想的微机事业部,记得当时正逢联想电脑的第十万台下线,我们帮联想策划了一个活动,把第十万台电脑送给陈景润先生,还召开了盛大的新闻发布会,这次合作,也是我和元庆相识的开始。

随后,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发文表示:“柳总于我,亦师亦友。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柳总所传的道,是‘为国争光’的道,是‘永远要立更高目标’的道。”

而“永远去够更高的目标”是从认识柳总的第一天起他就在我们心中播下的种子。1997年初,联想电脑第一次成为中国市场冠军,1999年,亚太市场折桂,2013年首登全球第一,2014年,我们并购摩托罗拉移动和IBM System X业务,向全球移动和数据中心市场拓展,都是这颗种子在抽枝、散叶、结果。

柳总所授的业,是创造良好的环境和条件,让我们放手去拼,放心去搏。柳总不仅创造性地设计、稳健地实施、成功地实现了联想的股份制改造,让联想率先建立起现代企业治理结构,而且在实际工作中,善于在听取不同意见之后形成信任,在做出决定之后充分授权。

从那以后,先是联想投资(君联资本),后是联想控股成了拉卡拉坚定、持续的投资人,并且在拉卡拉还很弱小和亏损之时,就破格让拉卡拉使用“联想控股成员企业”这一称号,在拉卡拉资金最为困难之时,柳总和朱总又特批向拉卡拉提供借款,据我所知,这是联想控股历史上仅有的两次向另一个企业提供借款支持的案例之一……

后来在2004年,我创办拉卡拉找联想投资(现在的君联资本)融资时,我把这一本珍藏十几年了的已经翻过无数遍标注得密密麻麻的《联想管理大纲》送给了柳总。

以下为杨元庆就柳传志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及执行董事发表的感想全文: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但是阴差阳错,深圳联想我也没去成,1991年7月,我正式开始工作,进入了一家民政部下属的集体企业,在公关部担任常务副主任,开始管理团队,可那时的我对企业的经营管理一无所知,于是我找到了当时和我一起分配到联想总裁室的那位女同学,她当时正在联想管理部,联想管理部正在起草《联想管理大纲》,我请她帮我复印了一本,这一本《联想管理大纲》成为了我学习企业经营管理的启蒙和几乎唯一教材,上面被我用各种颜色的笔标注的密密麻麻,一如准备考试时的教材,可以讲接口、流程等等这些企业运作的基本概念,正是从这一本《联想集团管理大纲》上我学到的。

某种程度上,我自认为是柳总管理思想的信徒,是联想文化的自觉传承者,当然获得联想投资后,我有了更多机会与柳总在日常生活中接触,柳总的言行对我进一步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保持准时、说到做到等严谨的态度慢慢也成为我的标签,可以讲,我的每一个进步都有深深的以柳总为榜样的影子,在此柳总荣退之际,饮水思源,自我复盘柳总对我的核心影响有三点:一是靠谱的为人处事风格,二是走正道的经营理念,三是系统的管理思想,让我受益终身。在未来的日子里,祝愿联想在宁旻兄、李蓬总的领导下,坚持联想文化,越来越好。

经过四个月的侦查,警方成功抓获8名犯罪嫌疑人,现场查获2万多瓶涉嫌假冒品牌的化妆品,涉案金额达到1亿3千多万元。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那个时候,我所在的部门有一位曾经在联想工作过的同事,茶余饭后经常给我们讲关于联想、关于柳总的故事,我记忆非常深的包括柳总是如何发现杨元庆并且支持和培养元庆成长的,以及柳总如何重视企划办和公关部,以及柳总的很多观点:例如办企业就是办人,企业有三个圈子,员工圈、股东圈和朋友圈,不能搞混,能干会说真把式、只说不练假把式、只练不说傻把式等等一系列朗朗上口的管理思想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在销售过程当中,他是用了假名字,或者假的身份信息,跟对方进行交流。找旁边的一幢楼,作为固定的交易点,把东西放在那边,然后用微信跟对方联系,叫他自己到这边来取货,相当隐蔽。

2004年我们在并购IBM PC业务时,很多人都不看好这个蛇吞象的交易,包括柳总在内,都认为风险太大,弄不好把联想的命搭进去,差点把这桩交易给枪毙了。但是在充分吸收了各方看法之后,柳总扭转了决定,并最终提供了坚定的支持,让这个交易做成了,这才有了联想在全球市场上快速发展的后来。

因为没有留京指标无法去联想总部,联想的人事部安排我去深圳,因为当时在深圳蛇口联想有一个工业园,告诉我等待通知给我买好票就去深圳报到,那个时候如果我去了,应该是进入朱立南总的麾下。

孙陶然表示,“柳总对我的核心影响有三点:一是靠谱的为人处事风格,二是走正道的经营理念,三是系统的管理思想,让我受益终身。”

大学毕业那年联想到北大招人,为总裁室选秘书,从北大选了两个人,一位是政治学系的女生,另外就是读经济管理的我,遗憾的是,毕业时由于北大的某位领导不喜欢我留京,告诉系里不给我留京指标,所以我无缘进入联想。现在回想起来,如果那个时候我加入,大概跟宁旻先生同时,比杨元庆和朱立南先生略晚。

以下为孙陶然文章全文: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追星的人,所以,每次被记者问你的偶像是谁总是有些许尴尬,因为确实从小到大没有偶像。当然,确实有一些人是我非常非常尊重的,也有一些人是我非常非常认可的,但我既非常尊重又非常认可并且愿意引以为榜样效法的人确实非常非常少,柳总是其中第一位,也几乎是唯一的一位。

友者,平等坦诚,直言相促。

1995年,我们与《北京青年报》一起创办了中国第一份大众媒体的电脑周刊,作为电脑周刊的首席编辑人,我开设了一个栏目《与老板对话》,并且采访了柳总,那是我与柳总面对面接触的开始,那次采访,柳总的睿智、和善以及对企业经营管理深刻的理解进一步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是柳总管理理念的信徒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很清楚了,在联想控股,尤其是柳总、朱总的大力支持下,拉卡拉一步一步发展成为今天这样一个综合性的金融科技集团,可以讲,没有联想的投资就没有今天的拉卡拉,没有柳总的赏识和支持也就没有今天的孙陶然。

今年7月,浙江诸暨警方接到报警称一网店在销售假冒伪劣的婴儿润肤油。接警后,警方立即展开了侦查,发现假冒婴儿油的供货商通过一件代发的形式销售假冒婴儿润肤油100ML装和200ML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