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农民义务植树8万余株一定让乡亲们看到绿

青海互助县农民李洪占63年义务植树8万余株

一定让乡亲们看到绿(德耀中华)

今年7月,卫健委等10部门联合制定了《尘肺病防治攻坚行动方案》,以加强尘肺病预防控制和尘肺病患者救治救助。不久前,人社部和国家卫健委联合发文,要求开展尘肺病重点行业工伤保险扩面专项行动,尘肺病重点行业职工将全面纳入工伤保险。

据媒体报道,张海超2004年6月到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上班,先后从事过杂工、破碎、开压力机等有害工作。工作3年多后,他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但由于这些医院不是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所以诊断“无用”,而由于企业拒开证明,他无法拿到法定诊断机构的诊断结果,同时郑州职业病防治所诊断其为“肺结核”。

需要强调的是,工伤和职业病危害造成的经济损失不容小觑。上周六,城叔参加了一场关于“流动人口健康与发展”的论坛,国家卫健委职业健康司司长吴宗之在现场表示,从全球来看,这一损失占GDP比重大约为4%,美国的损失比重约为3.25%,我国约为3.96%

先来看一组统计数字。2010年以来,我国年均报告职业病新病例2.8万例,截至2018年底,累计报告职业病97.5万例,其中,职业性尘肺病87.3万例,约占报告职业病病例总数的90%。

眼下,职业健康保护行动已被列为《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15个专项行动之一,各方倾注的推动力无疑将比以往更甚。更重要的是,“保护”理念也在更新。

从上到下,如何才能让一系列健康举措“穿透”到底?吴宗之特别强调基层监管。

(实习生刘家琳对本文亦有贡献)

目前,我国职业病防治尚处于初级阶段,用吴宗之的话说,“任重道远”。

2009年6月,张海超跑到郑大一附院,不顾医生劝阻,以“开胸验肺”悲壮之举为自己证明。当年9月,他获得职业病赔偿共有120万元。后来,因肺功能逐年恶化,出现尘肺并发症,张海超于2013年6月在无锡做了肺移植手术。

近年来,国家层面对防治尘肺病、止住“会呼吸的痛”的决心和力度持续加强。

过去由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几十年粗放式发展中积累的职业病问题已逐渐显现,是时候,更加精细地化解这些风险了。

可能很多人恨不得自己患的都是“职业病”,被认定的那种——可被赔偿。

一个现实问题在于,随着经济转型升级,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广泛应用,新的职业、工种和劳动方式不断产生,职业病危害因素更为多样、复杂。由此,“国标”是否也应该与时俱进?

有村民开始嘀咕,凭你一个人,能种多少树?李洪占说:“我这一辈子就要种树,一定让乡亲们看到绿。”

我国现在最严重的职业病,其实是…

李洪占的孙子李积彪小时候看到山上有两棵杏树,还结了果,想移到自家院里。李洪占发现,严厉批评道:“树是给国家种的,不是给咱们自己种的!”可李积彪心里知道,这两棵杏树是爷爷在城里捡回的杏核,费尽心力才长成的。

大家知道,过去40年,我们从一个8亿农民的国家变为8亿城市人口的国家,大家来到城市,是为了更好地生活,而在努力赚钱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时,安全和健康不应该被忽视。

但很遗憾,目前我国《职业病分类和目录》中只涉及到十大类132种,

“洪占洪占,占大坡,哪里有地都占着种树”,久而久之,“占大坡”成了李洪占的绰号。李洪占笑笑说:“我种树是为国家。”

从青年到暮年,他的脚步踏遍家乡的秃岭沟壑。一生植树守绿,荒山终于变绿海。他是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蔡家堡乡后湾村农民李洪占(见图,资料照片)。从23岁入党时栽下第一棵树至今,63年间,他义务植树8万余株133公顷。今年,86岁的他,获得“全国诚实守信模范”称号。

这与欧洲国家的职业病病例构成有很大不同:60%为肌肉骨骼系统疾病,14.5%为心理疾病,呼吸系统疾病约占4.9%。

我国是世界上劳动人口最多的国家,2018年就业人口达到7.76亿人。国家卫健委早前表示,根据抽样调查结果,约有1200万家企业存在职业病危害,超过2亿劳动者接触各类职业病危害。

手上布满老茧,指甲缝里塞满泥土。从白土荒山到千亩绿地,李洪占用了一生的时间。他说:“种一天算一天,只要还能拿得动锨,就继续种。”

尘肺病,曾因河南籍农民工张海超“开胸验肺”之举引起全国关注。

包括职业性尘肺病及呼吸疾病、职业性皮肤病、职业性眼病、职业性耳鼻喉口腔疾病、职业性化学中毒等,前面提到的布鲁氏菌病(简称“布病”),则与艾滋(仅限医疗卫生人员和警察)、炭疽、森林脑炎、莱姆病并列,属于“职业性传染病”。

23岁入党,李洪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种树。他在亲戚家砍了几根树枝,小心翼翼栽到院子里,树竟然活了!从此,他一到春天就早上6点起床,扛着树苗拿起铁锹出门种树,天黑才回家。

63年来,李洪占参加过生产队组织的植树造林,后来响应“要致富多种树”号召,再后来他又在全乡第一个响应退耕还林。1999年,互助县林业站组织村民上课,李洪占现身说法,指导大家怎么保湿种树。

职业病“国标”也需要更新

同时,还要从原来的以防治职业病为中心,转变为以职工的健康为中心,包括慢性病管理、精神健康、心理健康等。

“为什么过去有这么多农民工没有签合同,没有上工伤保险,很大部分是因为我们执法比较弱。工作场所噪音超标、粉尘超标,都说明我们监管力量不足,所以一定要加强基层的监管执法力度。”

1982年,李洪占代表后湾村去县里参加植树造林表彰大会,领奖时听人说:“黄河上游植被受到破坏,下游就会受灾,作为共产党人,有责任保护好植被”。李洪占没读过书,不识字,但他把这话牢记在心。

12月6日晚,中国农科院兰州兽医研究所通报了多名学生疑似感染布鲁氏杆菌的消息,连日来,布鲁氏菌病这一“牧场上的职业病”引发广泛关注……

12月3日晚,一位48岁的安徽籍外卖员在南京的出租屋内猝死,事发时他还穿着工作服,而厨房里还留着刚加热的饭,屋外则是正在充电的电动车;

随着社会节奏加快,许多年轻人投入到了“自愿加班”的行列之中,为了换取更多的工作绩效,不惜透支自己的健康,网友直呼,“这届年轻人的脖子和腰已经不行了。”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根据国家卫健委去年9月公布的“三定方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这一轮机构改革新设了两个内设机构,一个是老龄健康司,一个则是职业健康司。

吴宗之说,职业病防治或者是职业健康,主体责任始终在企业,要进一步推动用人单位要落实好主体责任,同时还要完善基层医疗服务,建立国家、省、市、县四级支撑网络,“努力做到地市能诊断,县市能体检,镇一级有康复站,村一级有康复点。”

前段时间,#90后不敢看体检报告#的话题在微博引发热议。不少人恍然间发现,现在最小的90后已有20岁,最大的90后即将步入而立之年。

去年年底,后湾村整体搬迁至塘川镇,家人以为李洪占总算要歇下来了,没想到他又开始规划种树新路线。“以前是从山上往山下种,今后就从山下往山上种。”

这几年,上了年纪的李洪占实在扛不动树苗了,就开始种柠条。秋后,李洪占上山采柠条种子,再拿到家里晾晒。七八麻袋种子经过两个月晾晒、去壳,只剩两麻袋。家里人多次劝他不要再劳动了,但他闲不住。

“ 职业病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和间接经济损失巨大,给社会、劳动者及其家庭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职业病的间接经济损失是直接经济损失的6倍。”

复旦大学2015年的一份研究表明,职业病已经成为制约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在蔡家堡乡后湾村,从山顶向下望,盘山公路旁树木林立,层林尽染。可在李洪占儿时记忆里,整座大山几乎看不到绿色。有一年端午节,按当地风俗要在大门上插柳枝,可后湾村只有两棵树,李洪占不得不跑到很远的村子去摘柳条。树,太稀罕了!

春去秋来,李洪占先后在马莲滩等10余条沟岔栽满杨树和松树,周边十几面山坡栽种柠条。一到夏天绿树成荫,村民们觉得呼吸都舒服多了。

蔡家堡乡土质贫瘠,常年干旱,浇水困难。李洪占想尽办法,掘土窝存水,挖水渠引水,用架子车拉水……成活的树苗越来越多。村民们被李洪占感动了,有人说:“李洪占用汗水养活了山里的树木”。

吴宗之表示,进入新时期,要从原来工伤事故职业病防治,主要关注蓝领、高危行业、高风险的工作,扩展到教师、警察、医生等,“只要是合法的职业职工都在保护范围内。”

“ 我国现在最严重的职业病是尘肺病,而大部分工业化国家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控制住了,我们确确实实还在初级阶段。”

村民李积录曾跟着李洪占种树,他们带着生产队7个年轻人到下浪沟种树,要翻过好几个山梁。“肩扛树苗上山,我们扛20斤,他扛40斤。一个来回十公里,一干就是一天。饿了吃口干馍,渴了在溪水边上喝两口水!”李积录说。

中国报告职业病病例构成(上) VS 欧洲报告职业病病例构成(下)